立身國學移動版

?
當前位置:主頁 > 詩歌 > 正文

詩歌應有對生活現實的深切抵達

時間:2019-04-03 15:59?????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王士強 ?????點擊: 次????
字體: [ ]
導語:近年來,我國的詩歌創作總體呈繁榮發展的態勢,體量已非常之大,質量也可圈可點。

詩歌應有對生活現實的深切抵達
【圖語:詩歌應有對生活現實的深切抵達】

  中國詩歌有著悠久而深厚的現實主義傳統,從古典文論中的“興觀群怨”“諷諫”“經國之大業”,到“文以載道”“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再到近現代文學中的“詩界革命”“文界革命”“為人生的文學”,以及新時期以來的“文藝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都有其共通之處。要求詩歌產生一定的現實功用,介入、改變外部現實,一直是中國詩歌傳統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形成了光輝而燦爛的中國詩歌文化,使詩歌不斷走入人民大眾的內心之中和生活之中。

  近年來,我國的詩歌創作總體呈繁榮發展的態勢,體量已非常之大,質量也可圈可點。在這其中,現實題材、現實主義的書寫占據相當大的比例,也有著令人欣喜的收獲。但是,詩歌中的現實書寫也存在一些問題。這些問題阻礙了詩歌從“高原”到“高峰”的邁進,應該引起足夠的重視。現實題材創作的增加、現實性的增強是近年詩歌創作中一個較為明顯的趨向。其中,打工詩歌、鄉土詩歌、城市詩歌是三種較為重要的類型,它們所占比重較大、受到的關注較多,也各有其問題,可以分別進行觀照。

  “打工詩歌”自21世紀初成為廣受關注的熱點,并引起了廣泛而熱烈的討論,時至今日仍余緒不絕。“打工詩歌”寫作現象將一個數量龐大的社會群體和寫作群體呈現到了社會大眾面前,有著重要的社會意義和文學意義。打工詩歌的寫作貼近生活、“接地氣”、有真情,體現著現實主義精神,具有感動人心的力量。但是,如果深入地、大量地閱讀作品,便會發現其中有不少問題。“打工詩歌”作品數量很多,但卻大同小異,“千部一腔,千人一面”,在藝術上存在粗糙、直白、重復等問題,文學性不強。從深層次來講,詩首先是詩,應該用詩的方式說話,評價其成就的最終尺度只能是藝術水準和品質。在打工詩歌的寫作中,有一部分是跟風的、人云亦云的寫作,所書寫的現實是想象的、觀念的、概念化的,而與真實、豐富、復雜的社會現實并不搭界。很多人的書寫貌似有生活,但對生活沒有真正的體驗和發現,貌似有真情實感,其實是一種姿態性的表演與作秀,并無內在情感的波瀾和投注,這樣的寫作不可能有真正的藝術生命力,也不可能受到讀者的歡迎、走進讀者的內心。

  鄉土詩歌的寫作資源是廣袤的鄉村。在這個大變革的時代,農村面臨著全新的機遇,也遭遇著挑戰,這對于寫作而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契機。但就現實之中的鄉土詩歌創作而言,情況同樣不容樂觀。鄉土詩歌寫作的群體很大,但寫得好的、有特色的還不多。很多詩人的觀念還停留在前現代社會,一味把鄉土、鄉村寫成桃花源、烏托邦。個別這樣的寫作并無不可,但是如果風靡一時、大行其道,無疑是有問題的。因為這樣的寫作,前人早已寫過無數遍了,并無新意,而且現代人的生活方式、思維方式、審美方式早已發生變化,再用那種封閉、單向度的抒情方式來呈現鄉村,無異于刻舟求劍甚至是掩耳盜鈴。其實,許多鄉土詩歌寫作者并不真正認同他們自己所寫的內容,其中很多人生活在城市,并不愿放棄城市而到鄉村去過詩中所描寫的生活。有一些寫作者的確生活在鄉村,他們不是不愿意去城市而是沒有條件,其中許多人的書寫只是一種姿態和策略。同時,他們書寫的也不是當今時代、現實當中正發生巨變的鄉村,而是一種經過過濾、過去時、虛擬的鄉村,寫作的當代性不足,回避了真正的問題,提供不出新的可能性,內在是蒼白、沒有生命力的,一定意義上只是一種心靈雞湯。

  城市詩歌的相關話題近年被廣泛談論。就社會發展而言,越來越多的人到城市生活是必然的趨勢,詩歌作品中的“城市詩歌”所占比重增加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關于城市生活、現代生活的詩歌很多,有兩種主導性傾向,其一是熱情的、浪漫的傾向,體現出“現代性”特征。其二是排斥的、無奈的傾向,體現出“后現代性”特征,且以第二種所占比例更大。這兩種寫作傾向,嚴格說來都并不新奇,追求現代性與反思現代性是現代性發展過程中的兩個“元命題”,兩者都可能寫出好詩同樣也都可能存在一些問題。就現實之中的城市詩歌而言,它代表了詩歌中的生長性力量,其發展可謂突飛猛進,其問題也同樣很突出。大多的寫作給人的感覺是形式大于內容、姿態大于實質,很大一部分是表面化、觀念性的寫作,并無真正去發現、介入城市生活,并沒有表達出對城市的真情實感。城市更多是作為景觀、作為他者而存在的,是一個沒有生命的客體。當今社會的浮躁之風在詩歌中不無體現,在城市詩歌中更為集中,許多的城市書寫被大眾文化所同化,成為了流行文化的推波助瀾者,而缺乏詩人應有的價值立場和反思精神,消費化、快餐式的寫作,沉迷于欲望、好勇斗狠的寫作,缺乏底線和標準、過度追求“喪文化”的寫作,嘩眾取寵、口號式的寫作……問題不可謂不多。城市對現代人而言有著復雜的意味,它不是完美無缺、美輪美奐的存在,但也不是罪惡的淵藪,它對個體的人構成擠壓和消耗,同時也承載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此而言,當今城市詩歌的復雜性、反思精神是不夠的,很多詩歌是單向度、平面化、姿態性的。城市詩歌的寫作者大多是年輕人,對他們而言,作為現代性主體的成長與構建非常重要,寫作主體精神構成的轉變與其作品內質的改變或許是同步的。

  所以,就當前詩歌中的現實書寫而言,諸多問題值得深思。很多人在書寫現實,但真的是現實嗎?有現實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嗎?實際上,很多人寫的“現實”只是徒具其表,貌似現實的“偽現實”,與復雜而精微的當代人的生活現實和精神現實基本無涉,而是從先入為主的概念、粗疏的印象、偏狹的趣味、人云亦云的跟風出發,是對現實的生吞活剝。這樣的寫作制造的是一種虛擬的“現實”鏡像,是一種仿真的幻影,它有一定的欺騙性,“看起來很美”,但是卻與時代、與生活、與公眾關系不大,發揮不了多少能動的作用,其不為社會公眾所接納和認可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20世紀50年代,文藝理論家秦兆陽曾提出“現實主義—廣闊的道路”的著名論斷。時至今日,這一觀點仍然是適用且值得提倡的。現實主義的寫作仍然是一條廣闊的道路,有著廣闊的前景,它應該是兼收并蓄、與時俱進的,浪漫主義、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等技巧、方法完全可以為其所用。詩歌中的現實書寫應該突破仿真化、概念化的幻象,抵達更為真實、生動、精微的現實。詩歌應該有對生活現實的深切抵達,“入乎其內”,應有對生活現實的超越和提升;“出乎其外”,它應有高度,有未來性,把握時代“大勢”,又應體貼入微,與個體自我的生活和心靈息息相關。只有這樣,我們時代的詩歌創作才可能持續地前進并不斷地再攀“高峰”。詩歌應有對生活現實的深切抵達

  (作者:王士強,系天津社科院文學所副研究員)

    說點什么吧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相關內容
    手機訪問網址
    微信關注立身
    立身國學QQ群
    習近平綠色箴言妙喻美麗中國
    地方與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地
    ?
    ?
    ?
    中國近代版圖到底是清朝奠定的還
    推進養老模式多元化發展

    立身國學教育所刊載原創內容知識產權為立身國學教育專屬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商業行為。
    京ICP備12015972號-6

    Copyright 立身國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緣起      關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權說明        立身通聯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師友建言       企業郵箱
    Copyright 立身國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